奥北见星座网

”赵越牵住林小雨的手,说:“我们先去学习吧

简介: ”赵越牵住林小雨的手,说:“我们先去学习吧,他饿了就会自己出现的。

她居然泼了赵越一身的豆浆。

一分钟之前,林小雨气喘吁吁跑上校车,一手拿着豆浆,一手捏着公交卡,嘴巴里还叼着油条。

她急冲冲刷了卡,往里走,还没落座。

林小雨没站稳,被这猛地一甩,一下子车厢摔到车尾。

林小雨的头直愣愣的撞到他的胸膛,手里的豆浆因为林小雨失重时本能的用力,挤压纸杯变形,导致豆浆撒了一片。

从赵越的头上,到上衣,到地上…

林小雨瞬间脑子宕机,也不知道该干嘛,就以如同一头野牛般横冲直撞的姿势保持着,尴尬的抬不起头。

“同学,你的头真硬。

”赵越吃痛地闷哼一声,用手按住林小雨的脑袋往外推。

林小雨窘迫的抬起头,看到赵越这张脸突然有点腿软,恨不得当场昏死过去。

天哪,惹到道儿的老大了。

她没有感情的干笑着:“哈,哈,我练过铁头功。

林小雨摸了摸衣兜,掏出两张皱皱巴巴的纸巾,递给赵越。

她微不可闻的小小声说:“对不起。

”赵越脸色很难看,接过纸巾,低头擦拭自己的校服。

一边没好气地说:“我看你就是故意的,滚烫的豆浆往人身上泼。

”林小雨连忙摆摆手,说:“不是啦,热豆浆才好喝。

”赵越抬眉看到林小雨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,默默咬紧了牙冠。

今天是他参加代表学校参加省级辩论比赛的日子,精心打扮,特意穿上了衬衣和黑皮鞋。

结果,现在的他…

林小雨看了看面如死灰的赵越,再看看他被豆浆打湿的衬衣,隐隐约约看的到他的胸肌。

她手足无措,张了张嘴巴,最后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把你的运动服给我。

华新一中的校服有两套,一套是短袖短裤,一套就是运动服。

林小雨听话的从包里拿出妈妈洗好叠好的运动服,递给赵越,并嘱咐道:“我下午第四节课是体育课,你一定…

”赵越给了她一记眼刀,林小雨马上识趣的闭上了嘴巴。

林小雨一路上懊悔不已,对着车窗外唉声叹气。

好不容易,到了学校门口。

车一停稳,林小雨就往前冲,想要溜之大吉。

却不料被人高马大的赵越一把逮住,像拎小鸡崽似的带去了洗手间门口。

“站在这里,别动。

林小雨没敢说话,只是傻呵呵的满脸堆笑,恨不得把“你凶,你随意!

几分钟之后,赵越换下了黏糊糊的衬衣,穿上了林小雨的运动服。

虽然校服肥大,但是高大挺拔的赵越穿上之后依旧小了很多。

林小雨穿着拖地的校裤,他穿着还短了一截,露出了脚踝。

”天生迟钝的林小雨忍不住爆笑。

赵越猛地将她往墙上一推,一只手支着墙,眼神恶狠狠的,一字一顿地说:“不准笑了!

”林小雨被突如其来的壁咚,吓得失了神。

看着赵越非常有压迫性的凶狠眼神,默默地抿住了嘴巴,低下头,大气儿都不敢出。

“拿去洗了,明天还给我。

”赵越将衬衣丢在林小雨的头上,扬长而去。

林小雨从头上扯下他的衬衣,撇了撇嘴。

走了两步,她越琢磨越奇怪。

“诶,我…

”林小雨停下脚步,抓了抓脑袋,又仔细琢磨了一下,好像是这么回事儿。

不会吧,不会吧,赵越该不会钟情于我,才出此下策的吧?

2女生的幻想力,谈恋爱全靠脑补。

思考了两节课要不要接受赵越的表白,林小雨苦恼的趴在桌上,最终还是决定拒绝。

还是仗着自己智商高成绩好,欺负同学,把老师骗的一愣一愣的。

大概一年前,刚入校时,林小雨就对站在台上代表学生代表的赵越芳心暗许。

不是一般的阳光帅气,还是一种很别致的吸引力。

尤其是是他的眼神,简直是太勾人魂魄了。

结果一打听,别人都说他是冷面阎王,不仅不近女色,还冷酷无情,无数个跟他表白的女生,都是笑着去,哭着回来。

她悄悄找学长给赵越递了情书,赵越看都没看就直接扔垃圾桶了。

林小雨气不过,下了晚自习,尾随赵越,准备找个好时机质问他。

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告诉他不能随意糟蹋别人的心意。

林小雨猫着腰缩在拐角,看着赵越堵住一个小学生的路,推推搡搡。

小学生起初还在反抗,最后,赵越扯着小学生的衣领。

本来就在打击报复边缘徘徊的林小雨彻底狠下了心,作为光荣的社会主义接班人,对于不正义的事情不能坐视不理。

冲啊,林小雨!

“啊——啊啊啊啊啊——”林小雨像个离弦之箭冲了出去,用力的用脑袋把赵越给顶翻了。

趁赵越倒在地上,没有反应过来。

她就一直跑一直跑,小学生叫苦不迭:“漂亮姐姐,我跑不动了。

”林小雨松开手,警惕的看了看有没有人追上来。

确认安全之后,她蹲下来,摸了摸小学生的头,说:“别怕。

”小学生一脸稚气,真诚地说:“姐姐,你真勇敢。

”“别客气,行走江湖就讲个义气。

”林小雨语气突然豪迈起来“姐姐可是练家子,从小练铁头功的。

“那当然了,我还去过武林寺。

”林小雨把头一仰,骄傲得不得了。

小时候,因为身体不好确实过送去武林寺,但是林小雨是女生,寺庙不收。

”小学生摸出一颗棒棒糖放在她的手心,林小雨一下子就被萌化了。

“好啊,好啊。

”林小雨开开心心的拍了拍他的小脑袋“那你叫什么名字呀?今年几岁啦?

”林小雨突然想起来,学着小学生的语气,嗲声嗲气的问道。

小学生迟疑了一秒说:“我叫张小浩,今年7岁了。

”林小雨轻柔的摸着他的头发,笑弯了眼睛。

就这样,林小雨就多了个小跟班。

每天都跟小浩浩一起玩,还带辅导作业的。

就义勇为还收了个徒弟,善哉善哉,我林小雨可真是活菩萨在世。

从此,林小雨对赵越不抱希望了,彻底死了心,还把他欺负小学生的故事添油加醋宣传了出去。

赵越比她高一个年级,自然对她这些小动作不知晓。

几乎也没啥交集,林小雨也就渐渐对他不上心了。

今天被他怎么一壁咚,三观就跟着五官跑了。

一下子就上头了,情不自禁开始脑补,开始幻想了。

3一整天,林小雨都有一点心神不宁。

结果赵越没有如期还她运动服,让她被罚站,还围着操作做了一圈的蛙跳。

其他同学都一脸的看好戏,暗自嘲笑她。

“去他妈的爱情,赵越就是个坏小子。

”她坐在台阶上,揉着酸痛的小腿肌肉。

回家之后,她随意的将衬衣混着脏衣服一起丢进洗衣机,就独自瘫在床上生闷气,并暗自决定:赵越要是来要衬衣,她绝对把他骂死。

结果等了一天,两天,一个星期,赵越都没有来找她。

林小雨看着抽屉里叠的四四方方的衬衣,愣愣出神。

啪的一声,一个粉笔头打中她的脑袋,她吃痛的揉了揉脑门。

老师横眉冷对,不耐烦地说“林小雨,你成绩这么差,还不好好学习。

林小雨不知道怎么了,今天火气有点大。

老师对她这么大的反应有点难以下台,直接就喊她滚出去,不要打扰其他同学。

林小雨被赶出教室,她站了一会儿决定太累,就靠着墙蹲了下来。

林小雨作为学渣,其实蛮有自知之明的,她觉得自己天资愚钝,理解力差,再怎么努力也不会考上大学的。

就算被赶出教室,她也一点儿都不伤心。

醒来的时候,运动服搭在她的身上。

林小雨捏着运动服,想着:赵越来了?

既然运动服都还回来了,那就勉为其难的把衬衣还给他吧。

等到赵越下晚自习,林小雨冲过去,将衬衣递给他。

林小雨点了点头,说:“大恩不言谢。

走了,兄弟”“我给你补习功课吧。

”赵越扯住她的书包,说:“当谢谢帮我洗衣服。

”林小雨转过身,抖了抖了书包,整理了一下衣服,娇羞地将头发往耳后拢了拢说:“好啊。

”她心里更加断定,赵越喜欢她!

”赵越见她这幅模样,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皱紧了眉头,有点后悔自己刚刚的提议:都怪自己心太软,看她一个人缩在教室门口,实在是太可怜了。

也不知道她这个人的脑袋怎么长得,知识装不下,顶人倒是一等一的狠。

真是钢铁的脑壳,浆糊的脑子。

林小雨丝毫没有察觉,笑呵呵地冲他摆摆手,然后害羞得跑开了。

赵越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,慢慢松开眉头。

跑到半路,林小雨突然顿住了脚步,暗叹:糟了,她和赵越的爱情没了。

因为她之前气不过,在赵越的衬衣口袋上画了个大猪头。

她懊恼的拍着自己的脑袋,欲哭无泪的往家走。

下了晚自习,林小雨正全速冲向小卖部,争夺爆花的火腿肠。

结果,被人扯住了书包。

”林小雨很不耐烦地转过头,却看见赵越那张面无表情却依旧帅气的脸庞。

她一下子就老实了,马上羞红了脸,又开始做作地颔首弄头发。

”“大哥,我还以为你开玩笑的。

”林小雨嬉皮笑脸,试图蒙混过关。

“大恩不言谢,你请我吃根烤肠就行,不用这么大费周章。

”赵越有点伤脑筋的揉了揉眉头,有点不耐烦却还是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:“以后每天都在图书馆把作业都做完才准回家。

”夜风习习,吹乱了林小雨的头发,她本来还想负隅顽抗一阵子,看着赵越的沉静双眸,中了蛊似的不再辩解,乖乖地点了点头。

”林小雨突然发问“对,很闲。

林小雨撇嘴笑,暗自腹语:明明就是为了她才翘了晚自习的。

想着想着,他就不由自主笑弯了眼睛。

她不知道的是成绩优异的赵越早就被保送,不需要高考,也被特许不用上晚自习。

赵越来找林小雨纯粹是因为最近实在是太无聊了,他也不好意思留在教室里打扰其他同学。

随意找了一张桌子,按照赵越的指示,开始摊开练习册完成今天的作业。

林小雨三下五除二的就完成了文综作业。

一到了数学,她就开始抓耳挠腮。

抬头,向赵越发出求救的目光。

结果赵越太专注手上的书籍,压根没有接受到林小雨的信号。

她目光下落,停在他捧得书籍,居然是《灌篮高手》漫画书。

学霸不应该都看一些高深晦涩难懂的世界名著,他居然在看漫画书。

不过,实话实说,赵越的鼻子也太优越了吧,又高又挺。

哇塞,好想在小哥哥的鼻梁上滑滑梯哦。

赵越翻页的时候,才发现林小雨灼热的直愣愣目光。

”林小雨嘟着嘴,嘟囔着:“太难了,我不会写。

”赵越生无可恋的将漫画书反扣在桌面上,走到林小雨的身边,拿起她的练习册,画了三秒钟看题,然后不可思议地转过头问:“这么简单都不会?

”她的语气比赵越更要不可思议。

”林小雨被他怼得哑口无言,大气儿都不敢出。

他深吸一口气,拉开凳子坐在林小雨身边,语气变得和善,说:“你看,这个道题考察的是…

”赵越拿着笔,在草稿纸上列出公式,然后涂涂画画。

林小雨啥也没听进去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赵越的手长得真好看,修长白皙。

见林小雨在发呆,赵越翘起手指给她来了个“脑瓜崩儿”。

林小雨吃痛的暗呼,捂住脑门,嘴巴不满的敲得老高。

林小雨扭头,说“没听懂。

”却不料,距离太近。

她和他的脸距离不过15厘米,一下子就让林小雨六神无主了,瞬间语塞。

赵越伸出头托着林小雨的后脑勺,歪着头凑过来。

林小雨察觉他的动作,身子情不自禁僵直,瞪大了眼睛:不会吧,不会吧…

赵越忍不住嘴角浮起浅笑:这家伙脑子都装的是什么黄色废料,该不会以为我要亲她吧…

他托着她的脑袋,凑近,抬起另一只拿着黑色签字笔的手,在她的脸颊上画上一个大猪头。

林小雨张开一只眼睛,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眼眸,疑惑的问:“你在干嘛?

”赵越眯起眼睛,笑的人畜无害。

林小雨想要挣脱,奈何被敌人遏制住了头颅,越挣扎越被按着凑得更近。

赵越的鼻息都打到林小雨的脸上,她就像蒸笼上的小龙虾,逐渐从脸上红到脖子。

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,让人莫名觉得熟悉和安心。

画好之后,赵越松开手,端详上她脸颊上丑丑的猪头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林小雨白了他一眼,埋头看着书,不再搭理他。

“好了,好了。

不逗你了,猪头。

”赵越伸出头轻轻摸了摸林小雨的头发。

一个摸头又把林小雨弄得不知所云,瞬间消了气。

她把练习册推带赵越跟前,说:“你再给我讲一讲,这次我肯定好好听。

”赵越立刻坐正,拿出大讲师的做派,开始讲了起来。

5“师傅,这周末我们去练功吧。

林小雨在周五晚上收到张小浩这条消息的时候,才挣脱了赵越的魔爪。

虽然很想和小浩浩一起玩儿,但周末已经被赵越安排的满满当当。

林小雨用手捏着下巴,想了想,回复道:“小浩,我这周末要学习。

”“师傅,我们不好好练功,武林就不是我们的了。

林小雨扶住额头,叹了一口气,默默感慨:都怪自己天天给小朋友讲武侠,搞得他这么中二。

啥子练功哦,不过就是在晨练老大爷的太极拳和一些电影里学的唬人招式,这不都是为了丰富自己铁头功传人的形象吗…

还没等林小雨回复,张小浩这个奶团子又发来一个语音:“师傅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。

”一下子把林小雨逗乐了,二年级的小学生天天把情啊爱啊挂在嘴巴,可爱又搞怪。

“好吧,好吧。

”林小雨真的是输给他了。

想了半天的理由,都觉得不过关。

感觉赵越这么聪明,肯定一下子都猜得出来她是骗他的。

左思右想,她给张小浩发了一条语音:“小浩,我们明天在市图书馆碰面吧。

”得到回答之后,林小雨带着满意的笑容钻进了被窝。

一大清早,林小雨装上数学和英语作业,火速赶往市图书馆。

一下公交车,糯米团子一下子就冲过来抱住林小雨,甜甜的一口一个“师傅”喊着。

林小雨拍了拍他的背说:“最近练功练得很好,感觉结实了。

”“那可不,每日坚持打拳半小时。

”张小浩把头昂的高高的,一脸得意。

林小雨蹲下来捏了捏他胖嘟嘟的两颊,评价道:“臭屁猪!

”“林小雨。

”林小雨闻声回头,看着赵越穿着黑色长裤搭配着那件画着猪头的白衬衣,逆光而立,宛如天神降临。

张小浩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下子冲过来挡在林小雨面前,像一只发怒的小狮子吼道:“赵越,你想干什么?

”林小雨本就蹲着,被张小浩一挡,啥也看不见了。

她只好站起来,抚摸张小浩的脑袋,解释道:“小浩,这个小哥哥不是坏人,他之前抢你的钱,只是他被迷心窍了。

”张小浩气鼓鼓的转过身,哼了一声,不搭理林小雨。

林小雨抠了抠后脑勺,尴尬的赔笑道。

怎么办,她把他顶翻的事实掩盖不了。

张小浩跑过去,狠狠地踩了赵越一脚,生气地跑开了。

弄不清楚的状况的林小雨两眼迷惑,对着赵越问:“怎么回事儿呀?

”赵越平淡地说:“我后爸的孩子。

一直觉得我妈妈抢了他妈妈的位置,而我也要抢走他爸爸,所以一直很敌视我。

”林小雨脱口而出赵越一脸黑人问号,最后直接被气笑了。

“我没抢他的钱,我当时只是想跟他解释,我不会抢着他的爸爸。

抬眼一看,张小浩都不知道哪里去了。

赵越一脸泰然,没有丝毫担心。

“你弟弟丢了,你都不担心,你可真够狠心。

”林小雨四川张望,嘴巴却在抱怨赵越。

“放心吧,这小家伙可聪明了。

”赵越牵住林小雨的手,说:“我们先去学习吧,他饿了就会自己出现的。

”张小浩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,冲过来打掉赵越的手“不准碰我师傅。

”赵越浅笑,说:“我说了吧,他可聪明了。

”糯米团子压根不搭理赵越,自顾自牵上林小雨的手,就往图书馆里走。

到了图书馆,张小浩不叫不闹,就只是恶狠狠地瞪着对面的赵越。

林小雨的眼珠在张小浩和赵越身上来回注视:真是水火不相容的兄弟俩。

林小雨假装埋头做卷子,实则在和赵越发消息。

你个做哥哥的,别这么幼稚。

”赵越掏出手机,看了一眼。

面无表情的又放下来,还是像个蜡像似的看着书。

见赵越一直没有动作,林小雨双手交叠卡在桌面上,腿却伸长,去踢了踢他的鞋。

赵越瞪她,她等回去,而且无声的说:“快!

”赵越深深吁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漫画书往前一递。

手往前探了探,最后还是放下了。

他又把头往一边一甩,发出一声很小但很清晰的“哼!

”赵越瞬间黑脸,就在他要缩回手的电光火石之间,林小雨接过漫画书,放在小浩面前,揉了揉糯米团子的头发,宠溺得说:“快看!

”张小浩点点头,冲林小雨笑得超甜。

见张小浩看的津津有味,两只小脚在空中愉快的晃来晃去,林小雨冲赵越眨了眨眼睛,似乎在说:看我多厉害。

赵越撇嘴,一秒就变成了笑意。

6林小雨和赵越一起学习成为了图书馆的常见场景。

”林小雨又习惯性地插科打诨赵越熟练地一个脑瓜崩儿,笑着说:“猪头,你的想象力真好。

”“我好开心啊,你和小浩关系越来越好了。

”林小雨捏着笔,絮絮叨叨,就是迟迟不落笔。

赵越没有搭理她,继续整理着自己的笔记。

“你毕业的时候,我们和小浩一起去游乐园吧。

”林小雨自顾自说的很嗨。

赵越按住她的脑袋,强制她进入学习状态。

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发出灵魂拷问:“你该不会是为了和你弟弟搞好关系才接近我的吧?

”赵越听了,挑了挑眉毛,点了点头,说:“你说的对。

”得到肯定的回答一瞬间,林小雨慌了神,赶忙埋下了头。

原来,一直都在利用我啊。

怪不得,我就说嘛…

图书馆的灯光太亮,晃得人眼睛痛。

林小雨抹了抹眼泪,眼圈红红的。

此后,林小雨更加频繁的喊着赵越和张小浩一起出来玩儿。

也不知道是因为和赵越走得近,所以人缘变好了,还是因为成绩变好了,所以老师不刁难自己了,反正林小雨没有之前那么讨厌学校了。

说话时时带着和煦的笑容,整个人的态度积极又正向。

高考那天,学校封了,林小雨放假了。

却被一群人堵在了学校后门的小巷子里,领头的是个同校的女生。

她倒是开门见山:“我喜欢赵越,拜托你不要在他身边窜来窜去,实在是太碍眼了。

”林小雨一脸无所谓,说:“别担心,我只是他的一个工具而已。

”女生的目光里露出狐疑的光,“他只是利用我,跟他弟弟搞好关系而已。

”林小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感觉浑身力气都被抽光,疲惫至极,悲伤难忍。

”张小浩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,跳起来一下子用头去撞那个女生的肚子。

其他人一下子气势汹汹围上了,林小雨本能的猛地冲过将糯米团子揽进怀里。

眼看着他们越来越近,林小雨弓着背,护着张小浩的头。

赵越拿着棒球棍,摆了摆头,一脸痞笑,语气可怕:“我看谁欺负我女朋友和弟弟,我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!

”其中一个穿着很社会的人,冲他哈腰,满含歉意的说:“有眼不识泰山。

”话一刚落,这群人立刻树倒猢狲散,消失不见了。

”张小浩气呼呼跑过去锤赵越,赵越笑嘻嘻和他扭打一团。

最终,糯米团子弟弟还是抵不过哥哥人高马大,被压制住了。

“我说是女朋友就是女朋友,服不服?

”赵越抱着张小浩,用手按着他的双手,语气愉快。

林小雨站起身来,凝视着赵越。

赵越放下张小浩,拍了怕他的屁股说:“快去玩儿,大人说话,小孩儿不准听。

”张小浩原地不动,直愣愣的目视前方,不搭理他。

“做我女朋友,你不愿意吗?

”赵越注视着林小雨眼睛,满脸认真,小心翼翼地确认着。

“可是,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?

”林小雨总觉得赵越在耍她。

“从那次在黑夜被人偷袭,被一个铁头功人士顶翻之后。

”林小雨捂住脸,窘迫又开心。

赵越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,接茬道:“毕竟头这么铁的女生,也是第一次见。

”赵越从那一次对林小雨之后印象深刻,就开始默默观察她。

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孩子,玩世不恭,什么都不在乎,呆呆傻傻,对人真诚,却因为对学习不伤心惨遭孤立和排斥。

”林小雨寻思头铁也不是什么夸人的褒义词,为什么反复强调?

”张小浩气急败坏的抢白,拉住林小雨的手就跑。

赵少,那你的追妻之路还差得远呢。

伫立原地的赵越看着她的憨憨跑姿,一如既往的眼含笑意。


以上是文章"

”赵越牵住林小雨的手,说:“我们先去学习吧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奥北见星座网的其它文章